「再工业化」假大空

2020-06-11 阅读 611 次 作者: 来源: L生活网

「再工业化」假大空

果然,前任数码港「租务主任」杨伟雄担任创新科技局长,几句关于「再工业化」的话便露底,显示这个局将成下一个政治大白象。

所谓的「再工业化」,不如让笔者稍稍更改为「工业4.0」。「工业4.0」由德国政府提出,简单讲是工业全自动化。机械人技术不是存在已久吗?对,「工业4.0」的重点则在于,利用现在所发展的互联网(或甚物联网),进一步将生产线连动,减少生产的资源浪费,提升产能,同时减少误差确保产品质素。当中,又会应用到「大数据」(big data)协助运算,辅助生产者进行最正确的决策。

以往的机械人,以汽车製造工场为例,目的是提升工厂生产效率,或去达成以往人类做不了的工作。「工业4.0」之下,每台机器(或机械人)互相连网,互相沟通,交换生产所需的资讯(所需原材料、生产线产能、供应商资料、订单内容及所需产量等),生产线的自动化与沟通,协助生产商将产能提升,满足客户需要。这样,大致是「工业4.0」的基本概念。

但大前提是,「工业4.0」是提升既有製造业,没有实质业务支持的话其实等于空话。香港的「再工业化」应该不是「工业4.0」吧?可能创新科技局会协助大埔工业区的食品製造工场会引入技术吧。

又从另一方向思考,「再工业化」可能是透过扶植初创企业,鼓励不断产品与服务的不断创新。自董建华乱政以来,香港已天天在喊要搞创新,但为何久久不成事?当然,这里涉及土地问题,租金绝对是阻碍初创企业的重要因素。

更进一步的是人心问题。所谓的「狮子山精神」强调「刻苦耐劳」,但不知不觉间,这种生活精神被置换概念,「刻苦耐劳」四字后加上「任劳任怨,捱个出头天,打好份工,上车买楼换楼,成家立室」等等等等。香港主流打工作的梦想,在传媒吹捧,政府主导下,变成以毕生积蓄换取楼房,用黄金岁月完成不可能的20年按揭供款。当然,我们绝对可批评这种香港人「冇梦想」,但现实是大家的确要为砖头营营役役。政府说开发郊野公园解决住屋问题,但没有人会天真相信罢,可预见的结果是出现更多更昂贵的私楼,製造更多更楼奴。

此外,因为香港没有製造业,初创企业要製造硬件,就得向外寻求援助。结果是面向大陆,这正跟40年前香港製造业「前铺后居」的布局一样。即使创业的人多了,但最后得益的极可能是大陆,因为它消化了过剩的产能。创科局亦变成香港养大陆的另一条line。

软体创新呢?其实香港一直有做,但面对大陆一班流氓网络大企业,只要稍有发明便被活生生抄走,还有何「着数」可言?搞网购电贸?得益的极可能是像ASOS一样的外国企业,或是已经成熟的淘宝。香港尚可能做到的,可能只得物流资进一化资讯科技化,但今天中国已不是「世界工厂」。

每逢讲及平台创新,又涉及大量法律问题,以现在689只讨好既有利益团体,忽略社会整体进步的管治思维,笔者实在看不见香港可有何作为。单是一个Uber已给你我深刻的教训。

香港要搞创新科技,一方面要有心理準备付出大量人力物力,另一方面要从教育着手,配合各种政策,培养香港人的冒险精神。最后,要着力提升本地生活水平,吸纳有用的人才,不是每天150个单程证的低产能新移民。

杨伟雄的「再工业化」是假大空;甚幺机械人取代老工人,是50年前,甚至200年前的概念。或者,香港人要用重金买下教训,才明白创科局跟「创新」及「科技」完全沾不上边。

(政府新闻处片段截图)